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广告 1000x90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开户彩金 > 正文

改尽江山旧,抱得春风归

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采集侠 时间:2018-04-09

远远的山岗上,承铎一骑当先,一身明亮铠甲与雪地相映,熠熠生辉。他身后是一路跟随的从骑和上将军赵隼。赵隼一夜血战,凌晨才赶回中军,从人到马已是一身疲惫,唯有一双眼睛还炯炯有神,此时随着承铎巡弋而来。

“这里的天啊,就是说变就变。昨天一夜都在雪地里滚,马蹄子打滑,好不容易才摸了过去。不过那些胡人也没想到大雪天会有突袭,一个个窝在帐篷里喝酒吃肉。我们走到大寨不足百米了,哨兵才发现……”赵隼原本是世家子弟,少年时就跟承铎一处闹,所以在他面前也随意许多。

承铎耳朵听着赵隼精力过剩的演说,眼睛却注意着沿路几个逶迤而行的边民百姓,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,心中一动,停下来,唤住一个背着柴禾,走得不慌不忙的青年人。

“昨夜兵戎之声你们可听见?”

“什么?”那青年人看他骑装劲甲,英武不凡,有点失措地问。

“呃,就是我们和胡人打仗了,你们知道不,害怕不?”承铎的声音舒缓和悦。

青年人见他神色亲和,挠一挠头巾说:“哦,知道的。昨日就没有出来,知道军爷们要来,买足米面守在家里。还有不少人,连夜赶到南边亲戚家去了。”

承铎仍然温和地问:“那你为什么不走呢?”

“俺爹腿脚不好。这不,今天背上两天的柴,这两日都不出门了。军爷,这仗要打多久?”

“不久了。你们怎么知道大军要来的?”承铎微微笑。

“是东方先生说的。”

承铎扫一眼赵隼,赵隼立刻禀道:“此人复姓东方,住在平遥镇西的无名谷,是个山野农夫,常常来这边集上贩卖些自家产的谷豆。他时常说些风雨时令给农人们作为耕种的指导,没有不准的,所以大家都比较信服他,称他为东方先生。”

承铎脸色平淡,没有任何表情,扭头便走,一路行上那高坡,正对着昨夜激战的山脚。敌寨依山而扎,已烧成一片灰烬。迎面是杨酉林策马上山来,马背上搭着什么东西。走近来,才见长发委地,是个白衣女人。

赵隼一见,先就笑了,道:“你不是追休屠王残部去了,怎么追出个这?”

杨酉林只手一提就把那女人拽下马来,扯着衣领拎到承铎面前,没好气道:“那老毛子太狡猾,拿这女人做掩护,自己跑掉了。我追出五十里,想着王爷不让远追,这才回来了。休屠王到底躲去了哪里,不妨问她!”

赵隼嘻嘻笑道:“休屠王这里只有六万人,他本部被袭,四面的驻军都收拢来。就是王爷让你远追,你也追不着人,这会儿弄个女人来塞责。”

杨酉林哼了一声,正要开口,被承铎挥手阻止了。他低头打量那女人,头发甚长,却不是漆黑颜色,雪光下仿佛是深棕色,散乱地披在脸上。看服色太素净,衣料却是极贵重的雪缎。

承铎抓着她的头发让她仰起头来,一手拂开她脸上的乱发,才发现这女子并不大,十七八岁的模样,很是清灵,眉尖的颜色淡淡青青,神色之中却并无惊惧,说不出是茫然还是深邃。长长的睫毛垂下来,覆住眼眸。

他波澜不兴地问:“你是什么人?”她不像胡人,胡人的下颌宽阔,没有她这样怡人的弧度;胡人的鼻翼厚实,没有她这样小巧秀丽。她长长的睫毛似荷尖上的蜻蜓,停在那里一动不动,似是没有听见承铎的问话。

承铎松开她的头发,大声喊道:“阿思海!”一个骁勇的胡人,作南军打扮,飞驰过来。这个阿思海本是个胡人,四年前被承铎收服,平日常在北边哨探。彼军布防,乃至王公贵族的日常做派他都晓得。这两年承铎虽然不在北疆,可他安排下的老底子还在,所以这次打起来才能这般得心应手。

阿思海一看这女子便大惊失色,道:“王爷怎么得到她的?”

“休屠王扔下的。”

“这女子他很是宠幸,两年前得到她就时常带在身边。她……她是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“她从前是休屠王的暖床婢子。”

内容简介

改尽江山旧,抱得春风归

《改尽江山旧》,青垚著,百花洲文艺出版社,2017年7月版

突闻自己正值妙龄的妹妹,当朝的十三公主,要奉旨嫁给已经年逾五十的胡狄王做汗妃,年轻气盛的亲王承铎心有不满,不但率兵抢回了十三公主,还顺道突袭胡狄,并抓回一个哑女茶茶。自此之后,承铎身边不断出现下毒、暗杀等诡异事件,茶茶的身份也越来越扑朔迷离。

承铎想要解开所有秘密就必须与茶茶展开周旋,却意外发现他们之间竟早有牵连。暗潮涌动的权力争夺,执刀较量的倾世绝恋,谁才是真正的幕后之敌?谁又是值得信赖的朋友……

(本文为腾讯文化签约的合作方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)

相关文章:

网友评论: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分类


Copyright © 2002-2021 澳门.永利资讯 版权所有

Top